Title

[战高温保安全] 张志辉:温度再高 也高不过工作标准

2021-07-12
分享:

进入7月,杭州高温天气进入了“最强时段”,在机坪上,有这样一群人,头顶38℃烈日,脚踩60℃的地面,面对高温“烤”验默默坚守,他们战高温、保安全、稳生产,他们就是杭州机场机务。

12日09:00,机务放行员张志辉接到339机位接送飞机及维修放行的工作任务,提前到达了指定机位,四五十度的机坪高温下,他按照勤务提示卡完成了一系列接机准备工作,“机型正确,泊位正常,工具在位,滑行线路无障碍物机位适用,嗯,一切准备就绪。”他心里默念着,虽然每天都要重复这动作二十多遍,但他反复重复,反复确认,严格按照工作单卡操作,他想这就是机务人的“职业病”吧,细心检查,精心检修,保证飞机安全。

09:55一架南航738滑进机位,同时带着一股翻腾的热浪迎面扑来,这时汗珠已经模糊了张志辉的双眼,他顾不上擦,死死盯着飞机,根据飞机滑行速度和距离给出不同手势,动作娴熟且丝毫不差。

靠桥、挡轮档,张志辉拿起南航短停工卡开始执行飞机外观检查。机坪到底有多热?数据不会说谎:停机坪地面60℃,空调组件冲压空气出口147.5℃,刚停稳的飞机刹车片140℃,刚关车的发动机尾喷管内部225℃,虽然检查工作不用直接接触这些部件,但在它们的共同努力下,整个起落架区域的气温可达七八十度,仿佛置身于一个全功率运转的桑拿房中。机务人员只能迎着炙热呛鼻的气流接近起落架安放轮挡,在发动机不断喷涌出的滚滚热浪环绕下设置警示标志。

“我不知道机坪到底有多少温度?我只知道当我绕到左发时就已经汗流浃背,整个绕机检查500步的距离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的。”张志辉说。“但保障飞机安全是头等大事,温度再高,也高不过工作标准,我们宁愿多流汗也要坚守底线。”10:20,张志辉完成了机下检查项目,又进了驾驶舱继续完成机上检查内容。

目前杭州机场一天的航班量在750架次左右,像张志辉这样的机务放行人员每人每天要在高温、高噪音的工作环境中,接送、检修10多架飞机,每架飞机保障时间超过1个小时。机务主管杨威说:“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在高温和航班量持续增长的情况下,仔细排查飞机故障,冷静思考维修方案,安全和责任最重要。”(唐亚萍)

[战高温保安全] 张志辉:温度再高 也高不过工作标准

2021-07-12
分享:

进入7月,杭州高温天气进入了“最强时段”,在机坪上,有这样一群人,头顶38℃烈日,脚踩60℃的地面,面对高温“烤”验默默坚守,他们战高温、保安全、稳生产,他们就是杭州机场机务。

12日09:00,机务放行员张志辉接到339机位接送飞机及维修放行的工作任务,提前到达了指定机位,四五十度的机坪高温下,他按照勤务提示卡完成了一系列接机准备工作,“机型正确,泊位正常,工具在位,滑行线路无障碍物机位适用,嗯,一切准备就绪。”他心里默念着,虽然每天都要重复这动作二十多遍,但他反复重复,反复确认,严格按照工作单卡操作,他想这就是机务人的“职业病”吧,细心检查,精心检修,保证飞机安全。

09:55一架南航738滑进机位,同时带着一股翻腾的热浪迎面扑来,这时汗珠已经模糊了张志辉的双眼,他顾不上擦,死死盯着飞机,根据飞机滑行速度和距离给出不同手势,动作娴熟且丝毫不差。

靠桥、挡轮档,张志辉拿起南航短停工卡开始执行飞机外观检查。机坪到底有多热?数据不会说谎:停机坪地面60℃,空调组件冲压空气出口147.5℃,刚停稳的飞机刹车片140℃,刚关车的发动机尾喷管内部225℃,虽然检查工作不用直接接触这些部件,但在它们的共同努力下,整个起落架区域的气温可达七八十度,仿佛置身于一个全功率运转的桑拿房中。机务人员只能迎着炙热呛鼻的气流接近起落架安放轮挡,在发动机不断喷涌出的滚滚热浪环绕下设置警示标志。

“我不知道机坪到底有多少温度?我只知道当我绕到左发时就已经汗流浃背,整个绕机检查500步的距离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的。”张志辉说。“但保障飞机安全是头等大事,温度再高,也高不过工作标准,我们宁愿多流汗也要坚守底线。”10:20,张志辉完成了机下检查项目,又进了驾驶舱继续完成机上检查内容。

目前杭州机场一天的航班量在750架次左右,像张志辉这样的机务放行人员每人每天要在高温、高噪音的工作环境中,接送、检修10多架飞机,每架飞机保障时间超过1个小时。机务主管杨威说:“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在高温和航班量持续增长的情况下,仔细排查飞机故障,冷静思考维修方案,安全和责任最重要。”(唐亚萍)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浙江省机场集团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浙ICP备170526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