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浙江在线】鲲鹏展翅正当时 机场集团助力浙江建设民航强省

2019-07-09
分享:

7月6日,杭城梅雨暂歇。久违的阳光照在杭州萧山机场:一边是车水马龙的航站楼,一边是如火如荼的机场三期主体工程建设。浙江省机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机场集团”)总经理郑向平感慨,六十三年踏波赶浪,如今的机场人又站到了新起点,以三期项目建设投运为契机,举集团之力做好整合文章,机场集团将为浙江“民航强省”蓝图再添新色彩!

  

以改革添活力,以创新促发展。从1956年杭州笕桥机场筹建,到2006年全国第一家整体合资的民用机场公司诞生,再到2017年浙江省机场集团整合成立,一路走来,机场集团步伐坚定,昂首向前,交出了许多优秀成绩单,它是如何做到的?

繁忙的机场 省机场集团供图

  

从笕桥到萧山 改革初尝试

  

也许有许多人不知道,浙江省民用航空业的序幕,是在笕桥揭开的。

  

时钟拨回1956年,杭州笕桥机场筹建为中国民航杭州站。1957年1月1日,新辟民用航线“上海-杭州-南昌-广州”正式开通,杭州第一架民用航空飞机从这里起飞。

  

杭州萧山国际机场飞行区管理中心机场运行控制室主任指挥徐卫国回忆,笕桥机场时期,整个机场航站楼只有省档案馆那么大,旅客登机是由工作人员领着,从航站楼走到停机坪的;那时的航线也不多,主要以北上广深为主,密度不大,航班每日起降不到100个架次。“因为航班量少,基本每天晚上八点半,等最后一个航班起飞后,就可以下班了。”

  

到了90年代,随着浙江经济的迅猛发展和航空运输量的飞速增长,坐飞机的商务人士越来越多,笕桥机场军民合用的矛盾日益突出,建设杭州新机场迫在眉睫。据徐卫国介绍,1992年,新机场选址提上了日程,并最终定在萧山。1997年,杭州萧山国际机场破土动工。三年后的12月30日,杭州萧山国际机场正式通航运营。

  

在新机场通航的前一晚,随着最后一架航班结束,笕桥机场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于当日24时转场关闭。杭州的机场迎来了萧山时代。

  

郑向平也是一名“老”民航人,跟随机场从笕桥来到萧山。他告诉记者,从笕桥到萧山,变化的不止是地点和体量大小,更是体制和管理机制。为此,杭州机场刀口向内,创新做法,开发新调度系统、设立指挥中心、对机坪各保障主体作业的驾驶员实行扣分制、不断完善机场的运行和管理。

  

以“扣分制”为例,杭州机场现场指挥中心的机坪监督员对驾驶员进行监督管理,按不同违章情节扣除不同分数,驾驶员被扣完12分就需要到现场指挥中心接受培训并考核通过后才能继续工作。这一做法对杭州机场机坪众多作业车辆安全有序运行和提高航班正点率发挥了重要作用,被民航局称为机坪运行管理的“杭州经验”。

  

合资转变理念 机场发展迎腾飞

  

2006年对于杭州机场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

  

在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的亲自推动下,2006年12月18日,杭州机场与香港机场管理局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成立合资公司,杭州机场成为中国民航首个整体对外合资的机场。

  

“合资不只因为香港机场20亿的入股,更重要的是看到他们先进的管理理念和国际化水平。”郑向平说,合资的目的,是通过引进香港机场现代化的管理方式和国际视野,让杭州机场上一个新台阶。

  

在这个不断学习和改进的过程中,郑向平有几件印象深刻的事。曾经有一段时间,杭州机场候机楼内公共卫生间光线昏暗,没有厕纸,气味刺鼻。“‘厕所革命’可是件大事”。郑向平说,为掌握一手资料,他专门在到达厅的卫生间门口蹲点。“不少旅客当面斥责,你这个保洁员该下岗了!”郑向平听得面红耳赤,“必须马上改,一刻不能停!”在他的监工下,机场内所有公共卫生间卫生状况焕然一新,且24小时保持26摄氏度,厕纸随时更换。

  

“‘厕所革命’是一个例子,合资以后,机场原先运营管理的一些模式正逐渐改变,强化了市场竞争,强化了机场是为旅客服务的,一切都要围绕这个中心。”

  

坚持以旅客为中心,杭州机场不断提高管理水平,优化组织架构,增强服务体验。例如专门成立以服务旅客为中心的航站楼管理中心,有针对性地管理航站楼各类软硬件设施,进一步加强服务,优化旅客问询及引导流程等等。

  

在与香港机场合资13周年的档口回望这些年的发展,郑向平感触颇深,“从当时与香港机场有巨大差距,到现在硬件设施基本相当,差距已经缩小很多,有些甚至我们做得更好。” 郑向平认为,目前,对标香港机场,对细节的追求以及员工的专业水平仍然是杭州机场需要提升的。

  

为此,机场集团每年会派员工到香港机场挂职培训锻炼,其中既有中层管理人员,也有一线业务骨干。“我们希望不论是从理念上还是实际操作方面,努力提升全省机场的管理水平,为实现民航强省目标打下坚实基础。”

  

成立集团整合资源 不忘初心方显担当

  

关注浙江民航发展的人,会留意到两年前浙江省的一个大手笔:成立省机场集团。整合已有杭州、宁波、温州、舟山、衢州、台州、义乌7个运输机场,以及正在筹建中的嘉兴、丽水机场,浙江省机场集团于2017年11月17日揭牌。

  

改革风起,浙江民航发展由此踏上新征程。

  

一年时间,机场集团交出骄人成绩单。据统计,2018年,省内杭州、宁波、温州等7家运输机场累计完成旅客吞吐量6538.73万人次、货邮吞吐量84.40万吨、航班起降50.41万架次,同比分别增长13.54%、5.51%、9.51%。其中,全省机场旅客吞吐量在全国省(区、市)中排名升至第五。宁波机场、温州机场客运量超过千万,使浙江省与广东省一样成为全国拥有三家千万级机场的省份。

  

“整合给浙江机场带来全新的发展速度。”郑向平说,按照全省运输机场“一核双枢六连”的布局,机场集团进一步完善航线网络,从面上可统筹安排,从点上又提升了单个机场的谈判能力。

  

据介绍,一年多来,7家运输机场新增国内外定期通航点40余个,新引进11家航空公司。2018年,全省机场共开通国际国内航线590余条,其中国际及地区航线75条。同时,通过建立以集团为主导的航线协调机制,机场集团统筹全省客货运航线资源,使得中小机场发展明显加快,2018年冬春航季,衢州机场增量高达80%,舟山、台州、义乌机场增量均达到30%。

  

机场集团预测,到2050年,浙江将拥有一个超过1亿人次机场、两个6000万量级机场,4个500万人次左右机场。

T4航站楼效果图 省机场集团供图

  

眼前蓝图跃然,脚下步履不停。据了解,已于去年10月开工的杭州机场三期项目包括新建T4航站楼、1座高铁站,接入2条地铁线、1条机场轨道快线,新建的T4航站楼比现在三座航站楼总面积还要大一倍,设计年旅客吞吐量5000万人次,建成后,将成为长三角仅次于浦东的第二大航空港。“可以这样说,等到2022年亚运会前,三期工程完成的杭州萧山机场一定会以崭新的面貌,再一次为国争光。”郑向平说。

  

而机场集团,在全力推动浙江民航强省建设的使命之下,也将继续发挥省级航空大平台作用,从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实施长江经济带国家战略和长三角城市群建设的战略高度出发,为全省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作出新的贡献。


【浙江在线】鲲鹏展翅正当时 机场集团助力浙江建设民航强省

2019-07-09
分享:

7月6日,杭城梅雨暂歇。久违的阳光照在杭州萧山机场:一边是车水马龙的航站楼,一边是如火如荼的机场三期主体工程建设。浙江省机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机场集团”)总经理郑向平感慨,六十三年踏波赶浪,如今的机场人又站到了新起点,以三期项目建设投运为契机,举集团之力做好整合文章,机场集团将为浙江“民航强省”蓝图再添新色彩!

  

以改革添活力,以创新促发展。从1956年杭州笕桥机场筹建,到2006年全国第一家整体合资的民用机场公司诞生,再到2017年浙江省机场集团整合成立,一路走来,机场集团步伐坚定,昂首向前,交出了许多优秀成绩单,它是如何做到的?

繁忙的机场 省机场集团供图

  

从笕桥到萧山 改革初尝试

  

也许有许多人不知道,浙江省民用航空业的序幕,是在笕桥揭开的。

  

时钟拨回1956年,杭州笕桥机场筹建为中国民航杭州站。1957年1月1日,新辟民用航线“上海-杭州-南昌-广州”正式开通,杭州第一架民用航空飞机从这里起飞。

  

杭州萧山国际机场飞行区管理中心机场运行控制室主任指挥徐卫国回忆,笕桥机场时期,整个机场航站楼只有省档案馆那么大,旅客登机是由工作人员领着,从航站楼走到停机坪的;那时的航线也不多,主要以北上广深为主,密度不大,航班每日起降不到100个架次。“因为航班量少,基本每天晚上八点半,等最后一个航班起飞后,就可以下班了。”

  

到了90年代,随着浙江经济的迅猛发展和航空运输量的飞速增长,坐飞机的商务人士越来越多,笕桥机场军民合用的矛盾日益突出,建设杭州新机场迫在眉睫。据徐卫国介绍,1992年,新机场选址提上了日程,并最终定在萧山。1997年,杭州萧山国际机场破土动工。三年后的12月30日,杭州萧山国际机场正式通航运营。

  

在新机场通航的前一晚,随着最后一架航班结束,笕桥机场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于当日24时转场关闭。杭州的机场迎来了萧山时代。

  

郑向平也是一名“老”民航人,跟随机场从笕桥来到萧山。他告诉记者,从笕桥到萧山,变化的不止是地点和体量大小,更是体制和管理机制。为此,杭州机场刀口向内,创新做法,开发新调度系统、设立指挥中心、对机坪各保障主体作业的驾驶员实行扣分制、不断完善机场的运行和管理。

  

以“扣分制”为例,杭州机场现场指挥中心的机坪监督员对驾驶员进行监督管理,按不同违章情节扣除不同分数,驾驶员被扣完12分就需要到现场指挥中心接受培训并考核通过后才能继续工作。这一做法对杭州机场机坪众多作业车辆安全有序运行和提高航班正点率发挥了重要作用,被民航局称为机坪运行管理的“杭州经验”。

  

合资转变理念 机场发展迎腾飞

  

2006年对于杭州机场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

  

在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的亲自推动下,2006年12月18日,杭州机场与香港机场管理局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成立合资公司,杭州机场成为中国民航首个整体对外合资的机场。

  

“合资不只因为香港机场20亿的入股,更重要的是看到他们先进的管理理念和国际化水平。”郑向平说,合资的目的,是通过引进香港机场现代化的管理方式和国际视野,让杭州机场上一个新台阶。

  

在这个不断学习和改进的过程中,郑向平有几件印象深刻的事。曾经有一段时间,杭州机场候机楼内公共卫生间光线昏暗,没有厕纸,气味刺鼻。“‘厕所革命’可是件大事”。郑向平说,为掌握一手资料,他专门在到达厅的卫生间门口蹲点。“不少旅客当面斥责,你这个保洁员该下岗了!”郑向平听得面红耳赤,“必须马上改,一刻不能停!”在他的监工下,机场内所有公共卫生间卫生状况焕然一新,且24小时保持26摄氏度,厕纸随时更换。

  

“‘厕所革命’是一个例子,合资以后,机场原先运营管理的一些模式正逐渐改变,强化了市场竞争,强化了机场是为旅客服务的,一切都要围绕这个中心。”

  

坚持以旅客为中心,杭州机场不断提高管理水平,优化组织架构,增强服务体验。例如专门成立以服务旅客为中心的航站楼管理中心,有针对性地管理航站楼各类软硬件设施,进一步加强服务,优化旅客问询及引导流程等等。

  

在与香港机场合资13周年的档口回望这些年的发展,郑向平感触颇深,“从当时与香港机场有巨大差距,到现在硬件设施基本相当,差距已经缩小很多,有些甚至我们做得更好。” 郑向平认为,目前,对标香港机场,对细节的追求以及员工的专业水平仍然是杭州机场需要提升的。

  

为此,机场集团每年会派员工到香港机场挂职培训锻炼,其中既有中层管理人员,也有一线业务骨干。“我们希望不论是从理念上还是实际操作方面,努力提升全省机场的管理水平,为实现民航强省目标打下坚实基础。”

  

成立集团整合资源 不忘初心方显担当

  

关注浙江民航发展的人,会留意到两年前浙江省的一个大手笔:成立省机场集团。整合已有杭州、宁波、温州、舟山、衢州、台州、义乌7个运输机场,以及正在筹建中的嘉兴、丽水机场,浙江省机场集团于2017年11月17日揭牌。

  

改革风起,浙江民航发展由此踏上新征程。

  

一年时间,机场集团交出骄人成绩单。据统计,2018年,省内杭州、宁波、温州等7家运输机场累计完成旅客吞吐量6538.73万人次、货邮吞吐量84.40万吨、航班起降50.41万架次,同比分别增长13.54%、5.51%、9.51%。其中,全省机场旅客吞吐量在全国省(区、市)中排名升至第五。宁波机场、温州机场客运量超过千万,使浙江省与广东省一样成为全国拥有三家千万级机场的省份。

  

“整合给浙江机场带来全新的发展速度。”郑向平说,按照全省运输机场“一核双枢六连”的布局,机场集团进一步完善航线网络,从面上可统筹安排,从点上又提升了单个机场的谈判能力。

  

据介绍,一年多来,7家运输机场新增国内外定期通航点40余个,新引进11家航空公司。2018年,全省机场共开通国际国内航线590余条,其中国际及地区航线75条。同时,通过建立以集团为主导的航线协调机制,机场集团统筹全省客货运航线资源,使得中小机场发展明显加快,2018年冬春航季,衢州机场增量高达80%,舟山、台州、义乌机场增量均达到30%。

  

机场集团预测,到2050年,浙江将拥有一个超过1亿人次机场、两个6000万量级机场,4个500万人次左右机场。

T4航站楼效果图 省机场集团供图

  

眼前蓝图跃然,脚下步履不停。据了解,已于去年10月开工的杭州机场三期项目包括新建T4航站楼、1座高铁站,接入2条地铁线、1条机场轨道快线,新建的T4航站楼比现在三座航站楼总面积还要大一倍,设计年旅客吞吐量5000万人次,建成后,将成为长三角仅次于浦东的第二大航空港。“可以这样说,等到2022年亚运会前,三期工程完成的杭州萧山机场一定会以崭新的面貌,再一次为国争光。”郑向平说。

  

而机场集团,在全力推动浙江民航强省建设的使命之下,也将继续发挥省级航空大平台作用,从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实施长江经济带国家战略和长三角城市群建设的战略高度出发,为全省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作出新的贡献。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浙江省机场集团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浙ICP备17052614号